Fedora,从安装到放弃

550+ RMB 买了个笔记本——联想 T61,翻新的,杂凑的……甭问从哪买的,我不是托。

搁小十年前,我很穷的时候,它对我来说是高端本,只有在网上看看的份。非常不幸,小十年后,我依然很穷,所以 550+ RMB 买了个杂凑的,翻新的……网店老板给它预装了雨林木风 Win XP。

一直都觉得,XP 是最经典的 Windows 系统。Windows 7 是为了填 Vista 的坑。Windows 10,则让诸位变成了微软苟延残喘的战略的炮灰。不过,XP 如日中天的时候,我为了抢占所谓的道德制高点,义无反顾的拥抱了 Linux。

我正式用的第一个 Linux 发行版是 Fedora Core 4。老 Linux 用户知道的,Fedora Core 是 RedHat 的继承者,也是 Fedora 的前身。往事不堪回首,唏嘘一番之后,决定安装最新的 Fedora 24,像一名 Linux 新手那样……

来玩一个安装 Fedora 的游戏吧!

LiveUSB

https://getfedora.org 网站下载了 Workstation 版本的光盘镜象文件,然后在 Windows 系统中使用 Fedora 项目提供的 liveusb-creator 工具将光盘镜象文件『刻录』到我的 2GB 的 U 盘上。

将 U 盘插到本上,摁下开机键,ThinkPad 开机画面出现的那一瞬间,快速摁下 F12 键,进入启动介质选单,选择了 U 盘启动,回车……于是就遇到第一只怪兽:

吓死本本了……google 的结果显示,这只怪兽很古老了,2010 年就出现了。传说,bug 们,如果很长时间没有被修复,它们取天地之灵气,吸日月之精华,久而久之就成精了,就成 feature 了。

对付这只怪兽的招数是,输入咒语『linux』,然后回车,喝杯茶的功夫就进入了 Fedora 的 Live 系统。可能前两年,这句咒语是『linux0』,我试过了,不灵。今年,需要去掉 0。

后来,我在 Gentoo 系统中,按照 Fedora 官方介绍的姿势,用 dd 命令将光盘镜象文件刻录到 U 盘上:

这样做,vesamenu.c32 怪兽就不会再出现,很顺利的进入 Fedora Live 系统……不过,这只是安徒生童话里才有的结局。实际上,dd 命令,我尝试了三次才成功。第一次失败,可能是因为我的 U 盘已经被 liveusb-creator 工具写入了一些数据,导致它的分区不再是 FAT32 格式。第二次失败,是因为我错误的选择了 Linux 分区格式,然后又用 mkfs.vfat 命令将其格式化为 FAT32 格式。第三次,是分区时选了 FAT32 格式,然后用 mkfs.vfat 格式化为 FAT32 格式……成功了!

进入 Fedora Live 系统(实际上是 GNOME 3 桌面)之后,找到『Install to Hard Drive』按钮,便可进入安装 Fedora 的过程。

分区

安装 Fedora 的过程中,大 BOSS 是硬盘的分区。我只需要机器上有个单系统,所以这个大 BOSS,我打起来不怎么费力。更何况,我这机器是小十年前的,根本不需要考虑 UEFI 之类杂七杂八的问题。

硬盘一共 80GB 空间,分了 1 GB 给 /boot,40 GB 给 /,4 GB 给了 swap,剩下的给了 /home

我想对身为 Windows 高手的 Linux 小白解释一下,/boot 类似于 C 盘,/ 类似于 D 盘,/home 类似于 E 盘,swap 就是 pagefile.sys 文件。之所以不像 Windows 那样简单明快,是因为 Linux 继承了 Unix 的一切皆文件的哲学。文件系统是一个树状结构,/ 是文件系统的根结点,/boot/home 是第二层结点。不过,这种树形关系是逻辑上的,对硬盘进行分区,就是将文件系统中的部分结点绑定到硬盘分区。swap 分区不在文件系统中,它是隐匿的分区……Windows 的 pagefile.sys 默认也是隐藏起来的。

装好 Fedora 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

网上有一些文章,标题是『装好 Fedora 之后要做的 x 件事』,其中第一件事大都是『更新系统』。这是错误的做法。正确的做法是,删除那些可能一生都用不到的软件包。

虽然 Fedora Live 系统为我安装的软件包并不太多,但是如果直接更新系统,大概要下载 900 多 MB 的文件,而一份 Fedora Workstation 光盘镜象文件不过 1.5 GB 而已。

我删除的一些软件包如下

使用 dnf remove 命令来删除它们,例如:

之所以删除这些软件包,是因为它们不重要。不重要就删除吗……不民主啊!可是,删除了它们,在更新系统的时候,可以少下载大概 400 MB 的包。

如果你对 Fedora 以及 GNome 3 不熟悉,删除软件包的时候要小心。因为删除一个软件包的时候,Fedora 的包管理器会自动找出这个软件包所依赖的那些软件包,然后将它们一总删除。如果你在删除某个软件包的时候,发现它所依赖的软件包中有 gnome-shellmutter 时,如果你想重启机器后还能进入桌面,那你就应该放弃对这个软件包的删除操作。

凡事过犹不及。很多年前,有个小伙伴装了 360 全家桶,用它对系统进行了各种优化,重启机器就再也进不去 Windows 桌面了。在 Fedora 中,若想获得类似感受,可试删除 evolution-data-server 这个包:

在对自己不需要的软件包进行延安整风,三反五反等运动之后,便可对系统进行更新了

我不需要的竟然还有那么多

系统更新后,我重启了系统,发现能够正常进入桌面。看来,搞搞整风运动还是有必要的。清除了自己看着不顺眼的东西,还无伤大体。

接下来,我运行了 gnome-system-monitor 程序,要看看系统资源的占用情况。结果发现,Fedora 还真是与时俱进,拿内存当白菜了。进入桌面后,我还啥都没干呢,内存就用了 1 GB,而这台机器的内存,总共不过 2 GB。我的 Gentoo 系统,跑着 Mate 桌面,开了 Firefox,两个 Emacs 进程,两个终端进程,一个文件管理器进程,这还刚用了 573 MB 的内存呢!

我看了看 gnome-system-monitor 的进程列表,几个 evolution-* 进程就用掉了 40+ MB,驻留内存(Resident Mem)是 200+ MB,而一个 Xorg 进程不过用了 12.7 MB,驻留内存不过 38.3 MB 而已。崽卖爷田心不疼啊……然而我却只能很无奈的看着它们这么嚣张,因为它们属于 evolution-data-server 包,要删掉它们,就意味着要删掉整个 GNOME 3 桌面!我不禁想起了赵高,想起了十常侍,想起了魏中贤,想起了李莲英……

移步 /etc/xdg/autostart 目录里逛了一圈,感觉我也可以像两千多年前的苏格拉底那样来感慨一下,这个世界上,竟然有这么多东西是我不需要的啊!

我又查看了一下 systemd 运行的的服务,也可以关掉一批:

继续关掉一些我不需要的服务(去 /etc/systemd/system 目录实地考察后确定):

然后,又重启了一下系统,发现竟然还能进桌面,而且桌面占用的内存减掉 300+ MB……好神奇!

也许更神奇的是,你按照我上面的做法弄了一遍之后,结果桌面进不去了 🙂

开箱即用的用户体验

开箱即用,意思是把全人类都需要的东西装到一个箱子里吗?

用户体验,意思是所有的用户只有一个体验吗?

我知道,Linus 也用 Fedora,但我还是喜欢 Gentoo。因为,在 Gentoo 这样的系统中,我可以从几乎是最简的系统上一点一点的创建我的箱子与我的体验。如果安装到这台机器上的 Fedora 有一天又被玩坏了,我会将它换成 Debian 或 Gentoo。

后记

几天后,发现 GNOME 桌面运行一段时间后,就感觉机器运转的有些生涩起来。看看了看内存占用,不知道啥时候,交换区都被悄悄的耗掉 37 MB。再看看 gnome-shell,占用的内存都到 350+ MB 了……这必定是存在内存泄漏的节奏啊。

再也忍受不了……Bye,Fedora!

 

原文链接:https://segmentfault.com/a/1190000006232278

%e6%a0%87%e5%bf%97_meitu_1_meitu_2

文章分类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在线交流

数百位业内高手和同行在等你交流
Reboot运维开发分享